方吉的铁罐兔

是铁人杀了美国队长吗?(上) 解构内战中的托尼斯塔克

无敌铁人:

警告:请勿在转载中诋毁队长,如果你站在托尼的角度,对史蒂夫很有意见,请私下评论。谢谢理解和尊重。以下内容不代表译者个人立场。


DID IRON MAN KILL CAPTAIN AMERICA?

是铁人杀死了美国队长吗?


作者: Mark D.White

原文:来自于 Iron Man and Philosophy Facing the Stark Reality---Edited by Mark D. White

声明:非授权翻译,不盈利,有部分删减,有大致翻译,有相当部分的意译。


Sometimes It Sucks to Be Tony Stark

有时候当托尼斯塔克真是烂透了


托尼斯塔克,众所周知的“无敌”铁人,近日来票房很高,但在漫威的漫画宇宙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了。几年前,Stamford发生了一起悲剧,与未经训练的年轻英雄有关,Tony也参与进来,还成为了美国政府注册派的领导。超级英雄团体分裂成两部分,反对派的领袖是美国队长,他是Tony的一生挚友、生死同盟和最崇拜的人。内战的结局是美国队长投降了,紧接着他被暗杀了(这并没有直接关系到关于内战的探讨)。Tony成为了神盾局的指挥官和五十州开创者的首脑,注册过的超级英雄们被分配到了美国的各个州。

好景不长。很快浩克从外太空回来了。在“浩克世界大战”中,绿色大家伙摧毁了仍然处于内战后复建中的纽约。这个大事件之后迎来了斯克鲁人的入侵(斯克鲁不喜欢人类,尤其不喜欢托尼)。英雄和反派同心协力,一起对抗“秘密入侵”,复仇者创始人之一的蜂女因此牺牲。最后托尼斯塔克被指责对此事负有全责,他的神盾指挥官职位也被剥除——诺曼奥斯本替代了他。奥斯本就是前绿魔,雷霆特工队的首领,他杀了斯克鲁女王。托尼很快成为了“全美通缉要犯”。

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在漫画世界还是在粉丝心中,托尼成为了最遭人恨的角色。队长过去的搭档巴基后来继任了美国队长的身份,他认为托尼要为队长的死负责;女浩克怪罪托尼把她的侄子浩克流放到了外星球;皮姆认为托尼要为珍妮特的死负责;歌利亚的侄子把歌利亚之死和克隆索尔的罪责推到了托尼身上;索尔当然也怪罪他偷取自己的DNA制造克隆人;所有的反对派超级英雄(比如说内战后的新复仇者)都认为是托尼逼迫他们成为了地下党。好多粉丝甚至把托尼比作希特勒,恨不得他赶紧遭报应。(现在你们开心了?)但是他活该承担所有的怨恨和指责吗?托尼真的对所有这些后果都负有责任吗?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要解答这些问题,我要重点关注内战,因为这个系列对托尼的行为根据做了最全面的讨论,而且注册法案可以被看作是托尼问题的开端(至少是这堆新问题的开端!)


What If He Had Just Stayed Home and Polished His Armor?

如果他只宅在家里抛光盔甲会怎样?

内战历史回顾我就不翻译了。

托尼总是说SHRA(超级英雄注册法案)是可预知的结果:他在内战中对队长说过:“它早晚要来。我总是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尽管我试图拖延。但是经历了Stamford事件,它将势不可挡。”在队长被暗杀后,托尼对他的尸体说:“我知道我会被任命为注册派统领。因为如果不是我,还能是谁呢?还有谁呢?没有别人了。所以我就认命吧。我做了你也会做的事。我许下了承诺。”在内战系列的尾声,托尼对Miriam Sharpe——Stamford受害人之一的母亲,注册派的有力支持者——说过:“超级英雄团体刚刚找到了他们有史以来最棒的朋友。你真的认为我会让别人来守护我的朋友们的秘密身份吗?”事实上,托尼开始反对SHRA,称之为“敌人”,与国会争辩说英雄们拯救过的生命和财产比他们毁坏的要多得多。当然了,他可是托尼啊,他私下雇佣钛甲人去跟蜘蛛侠打斗,想要制造出一个能够用来反对SHRA的案例(猜猜看结果有多棒)。但当他看到SHRA不可避免后,他转换了策略,把它揽到了自己肩上。

有人会说托尼是只不过是在尽量转圜。是的,他总说他是个未来学家,他能预测将来会发生的事情,他试着让未来变得更好。如果我们相信他的话,而且承认他有那份才智和手段,我们就会认为他若不去行侠仗义就是没有责任感。在此事件中,即是说他应该领导注册运动,以免这项任务被腐败政客、毁灭博士或奥斯本染指。绝大多数道德论认为,当你有这个能力或是在这个位置上时(例如说当医生看到有人心脏病发作时),你有责任和义务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无动于衷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或是错误的。无论你怎么看待托尼做出的事儿,你不能说他是无动于衷的。

如果我们承认托尼觉得某些事很有必要,我们依然可以问,为什么他觉得必须是由来做(“你能想象某些冗余部门的三流蠢货骑在队长头上吗?”他这样问Happy Hogan)。首先,他觉得他是唯一有这个资格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认识别的未来学家吗?托尼知道在漫威宇宙里还有别的聪明人,甚至比他更聪明的的人——比如说姐夫或者皮姆——但他们不是技术专家,不是“伟大的思想家”。Mad Thinker在看完姐夫关于内战结果预测的社会动力学方程式后,对姐夫说道:“斯塔克没心情来赞美你的方程式有多精妙。但他确实有未来学家的直觉和政治头脑,他知道他这么做会遭到过去那些超级英雄朋友的辱骂。而他足够有魄力去做该做的事情。”而且他是我们所知的唯一预先知道SHRA要降临的人,他作为前任国防部长和(后来的)复仇者领队,跟政府关系密切。他确实跟光照会成员说过这个,但他们对于该怎么办的观点不一致。托尼觉得必须采取行动,就像他跟队长说的那样,没有人站出来——积极主动的人这时候该做什么?他行动了。如果他没有行动,而情况变得很糟,我们现在还是会指责他。


Tragic Dilemmas, the Superhero’s Stock in Trade

悲剧性困境,超级英雄的家常便饭


基本上托尼觉得除了配合政府推行SHRA以外,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危害最小的选项。当他带夜魔侠去反物质监狱的时候,斯塔克是这么说的“另外一个选择只能是完全禁止超级英雄。”铁人做出了务实的决定;他比较了这两个选项(根据现有情况和他所掌握的的信息),并认为最好的办法是领导注册。在理想化的世界里,英雄们总是负有责任,而公众从不惧怕他们,SHRA也毫无必要。但是从个人经历来说,托尼知道不管英雄们的意图有多么高尚,他们都可能搞砸一切。

托尼的技术失控了好几次。它被超级罪犯团体偷走过(装甲战争);被他自己的政府侵吞过(“The Best Defense”);盔甲还有过自我感知(“ The Mask in the Iron Man ” )。事实上,就在Stamford惨案不久前,Yinsen的儿子控制了托尼的思想(也由此控制了他的装甲),并迫使托尼杀了好几百人。在危机解除后,托尼的导师Sal Kennedy对他说:“你知道这些都不是你的错。法律上不是,伦理上不是,道德上也不是。你自己也说过——盔甲就像一把枪。是Yinsen的儿子瞄准并扣下了扳机。”托尼回答说:“每个超级英雄都是一把潜在的枪……就我上次查询的结果,枪支是需要注册的。”另外,美国国防部长Jack Kooning对托尼说,如果没有Stamford惨案,SHRA的矛头就会瞄准铁人。

斯塔克跟美国队长讲他为什么会支持SHRA时,他引用了自己的酗酒问题。“你知道醉酒驾车有多危险吗?想想看一个醉鬼驾驶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盔甲。”然后他指责了队长的理想主义:“看看,问题就在这儿。这就是为什么你不能从我的角度看问题。因为我的论断是以超级英雄会犯错为前提的。而你是美国队长。你从不犯错……如果人人都跟你一样,我们就不需要注册了。但他们不是你。”在所有超级英雄里,托尼最知道人性有多不可靠。就像Happy对他说的那样,“我的朋友,你是唯一一个既在我们普通人这边,又在超级英雄那边的人。还有谁能像你一样两者兼顾呢?还有谁能确保公正?”虽然美国队长见证了人类极端邪恶的一面,但他总是选择去看人性中最好的部分;托尼并不比他悲观,他只是更加实际,因此他选择为最坏的可能做准备。

有些哲学家会说托尼面对着悲剧性困境,这是指必须要在两个可怕的选项中做出抉择,无论怎么抉择,“都不可能一身清白”。一个人最多只能做到两害相权取其轻;这就是托尼的做法,而他必须承担后果。尽管他外表光鲜——闪亮的汽车、高档的服饰、美丽的女伴——从托尼为了让自己的心脏继续跳动而创造了装甲的那一天开始,他的生活就变成了一系列的悲剧性困境。他爱上了他的助手小辣椒,但几乎在每一本古早漫里,他都不能向她袒露爱意,也不能允许小辣椒爱上自己,因为他的生活太危险,他的心脏随时可能停摆。要么他选择不做铁人,要么他否认自己对小辣椒的爱;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对小辣椒,对他发誓要以铁人身份保护的人们来说,任一选择的代价都太大了。在一系列悲剧发生后复仇者要解散,托尼对他的队友们说:“我处在那样的立场上,不管我怎么做什么都会有人失望。”

对于托尼来说,下决心选择他在注册战争中的角色就是这样一种悲剧性困境。在美国队长的葬礼结束后,一个神秘的陌生人拜访了托尼(这人应该是观测者Uatu,漫威宇宙里的超级偷窥狂),托尼向他确认注册是不可避免的,他认为“我们中必须有人在注册一方,去掌控全局。为什么史蒂夫看不出来呢?”陌生人回答说:“或许是因为,史蒂夫罗杰斯有很多美德……但他从来不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不能忍受两个恶魔中不那么邪恶的一只。”托尼的回答很简单,“但那不是一只恶魔……那是一份重担。”他知道担负着这样的重任会给他自己和别人造成巨大的损失,但另一个选项也有着可怕的后果:游离余法律之外,让别人来掌控注册派,来控制他好友的身份和命运。

没有一个选项是“好的”,但托尼认为支持和领导注册是不那么坏的选项。

至少,在美国队长死前是这样的。


---------------TBC----------敬请期待下半部分--------------


是铁人杀了美国队长吗?(下) 解构内战中的托尼斯塔克

无敌铁人:

浏览量: 321


警告:请勿在转载中诋毁队长,如果你站在托尼的角度,对史蒂夫很有意见,请私下评论。谢谢理解和尊重。以下内容不代表译者个人立场。


DID IRON MAN KILL CAPTAIN AMERICA?

是铁人杀死了美国队长吗?


作者: Mark D.White


原文:来自于 Iron Man and Philosophy Facing the Stark Reality---Edited by Mark D. White

声明:非授权翻译,不盈利,有部分删减,有大致翻译,有相当部分的意译。



So, Did Tony Kill Cap?

那么,是托尼杀了队长吗?

巴基、皮姆,一大堆超级英雄和平民们(更别提漫迷们)都认为美国队长的死是托尼的错。但他有责任吗?队长被逮捕后,在传讯的路上被暗杀了。虽然一开始看上去是叉骨打了致命一枪,但很快读者们发现真正杀死队长的人是他多年来的恋人莎朗卡特,她的意识被队长的敌人红骷髅和Dr. Faustus控制了。

暗杀这件事本身跟内战和注册法案并没有关系。但如果队长不被拘留,他的敌人很可能没有机会暗杀他。如果铁人在注册上没有那么执着,队长也很可能不会被拘留。看上去似乎是由于托尼的所作所为,队长才被摆到了莎朗的枪口下。但事情有这么简单么?

显然没有,原因如下:首先,所有这些“也许”“可能”“没准儿”加起来都不能构成责任,至少你得有明确的因果关系。托尼做了什么直接导致了队长之死吗?他开枪了吗?没有。他把队长推到枪口上了吗?没有。他操纵了莎朗去杀人吗?没有。确实,有更多原因直接关系到队长的死(例如莎朗那一枪,Dr. Faustus对莎朗的操控,和红骷髅给Dr. Faustus下的命令等等)。

其次,就算我们说,是托尼的疏忽给队长的死创造了条件,那托尼知道会有这种可能吗?托尼能预测到他的行为会导致队长被杀吗?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他知道必须付出代价——他说他预料到会有战争——但是他不可能知道任何特定的牺牲。如果我看到一辆卡车开过来,我把你推向前去,那我需要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故负责。如果我把你从车前推开,但是不小心把你推到了下水道里,多数人会说我不需要为此负责——我出于好意帮了你,只是没有预料到后续的伤害。

第三,卡车的案例又引出了另一个普遍道德原则:我们做了坏事,要为不好的结果负责,做了好事,就不用为不好的结果负责,无论我们有没有预料到结果。我做好事,把你从卡车前推开,无意中让你掉进了没盖井盖的下水道:不用说这是个不好的结果,但我不用为此负责。有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好心办坏事,有些朋友总是安慰说“嘿,你做的是正确的事。”“你没有选择,你必须这么做,这不是你的错。”但是如果你做错了事,害别人受伤了,你通常得负责任,就算你没预料到结果。假设小辣椒发现SI的某个雇员挪用公款给他的妈妈支付手术费用,如果她告诉了托尼,接着那位雇员被开除了,小辣椒可能会为他感到抱歉——但她不需要觉得自己有责任,因为她说出真相是正确的(而雇员的行为是错误的)。但如果小辣椒对托尼撒了谎,为窃贼掩护,另一个雇员被错误地开除了,小辣椒就应该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如果不是她的欺瞒就不会发生这种乌龙。

因此,如果我们指责铁人要对美队的死负责,我们就得证明托尼做了错的事,而且他的错误直接导致了队长的死。很多人认为托尼统领注册派是错误的,但我们很难说这怎么直接导致了队长被暗杀,他只是让队长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要是我们把斯克鲁的秘密入侵也怪到托尼头上,就更没依据了。在内战中,人们对超级英雄的不信任和超级英雄内部的不信任给了秘密入侵可趁之机,也造成了后来蜂女的死。这些更多的是由外界事件导致的,而不是托尼本身的举动,因此减轻了对托尼的道德责任的指控。

Why, Tony, Why?

为什么,托尼, 为什么?


让我们倒回去看看,托尼支持注册是对是错。有些道德传统认为光做好事还算不上一个有道德的人;你做好事还得是出于正确的理由。而且只要你出于正确的理由做事,有时候你的举动是否依计划执行就没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的理念”)。那么,托尼支持注册是无私的英雄式牺牲吗?是他为公平和法律所做的努力吗?还是说他是个妄自尊大的控制狂想要一统江山千秋万代?还是说这两点不冲突——既是正确的事,又是托尼私心想做的事?

不能说完全吧,但有个方法可以鉴别一个人是否出于正确的意图做符合道德的事,那就是问问他是不是牺牲了自己的利益。(这不是证明其动机符合道德的必要条件,但很有帮助!)在整个内战故事线里,人们提到了托尼为了支持注册所做的牺牲,尤其是追随他的英雄们都很尊敬他(就连Mad Thinker都意识到了)。

有一次Miriam Sharpe感谢了托尼,她说“我真恨你个人承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如果我知道你的生活会变成这副样子,我绝不会那样要求你。”对此托尼的回答是“如果是为了保护人们的安全,树敌无数也没什么可羞耻的。”就连并不崇拜托尼的记者Sally Floyd也在一切结束后说道:“你牺牲了自己作为朋友、同事和英雄的身份,为了这个国家更高的利益。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鉴于托尼无视了个人的损失,为了(他自己坚信的)对所有人都好的结果,托尼的动机看上去是很符合道德的。

或许托尼最惨重的损失是失去了他的偶像、同事和挚友美国队长。就像托尼对队长尸体所说的那样,“为了尽快赢得胜利,我做了我需要做的事——我知道这意味着你我可能再也不会交谈了,再也不是朋友了,再也不是搭档了。我跟我自己说这没什么,因为我知道这是对的,而且我——我知道这能挽救生命……我愿意为此与我们都瞧不起的人共事。我知道世人同情弱者,而我会做坏人。这我都知道但我说没关系的。”在这之后,他对着队长的尸体说“这不值得。”但是从大局看来,我觉得我们可以说托尼还是相信他的行为是正确的,尽管他对某些结果感到无比悔恨。

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切入:托尼从SHRA上得到什么了吗?彼得听到一条新闻,说SE得到了非竞标的合同(神奇四侠的公司也得到了),用以建造与注册有关的反物质监狱和其他项目。之后当他看到托尼时,彼得直接质问了他的动机(托尼巧妙地回避了话题)。彼得和记者本阿力克一起工作,他黑进了托尼的会计事务所,发现大量利润在SHRA公布的前两天流入SE。但是托尼需要为了挣钱而把整个超级英雄团体搞得四分五裂吗?问问你自己:如果没有盈利的可能性,他还会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除非有作者日后再来解释此事),但看看托尼的英雄记录——而且在如此糟糕的局势下很可能不会有什么收益——我觉得我们可以暂且相信托尼。

More Props for Tony

更多支持托尼的理由


我是不是对Shellhead太好了?托尼在各种意义上都不是完美的,但是我不觉得有谁能真正质疑托尼的英雄品质。事实上,他的决策变得更加大胆,他的权威也与日俱增,但同一时刻,他承担的风险,他为了拯救生命所付出的代价和他装甲肩膀上所负担的责任也在不断加重。举例来说,在“处决程序”中,托尼被远程操控了意识和多套盔甲,他用一万伏电压击毁了自己的心脏,他杀了他自己,这样就能控制住装甲的电导管。在托尼复活后,国防部长Kooning说,“我唯一不能相信的是,像托尼斯塔克这么自恋的人,居然会为了救别人而自杀。”内战后,托尼击败了一个基因工程学的赘生性肿瘤,那种癌症吞噬了整个神盾母舰,托尼脱下了他的盔甲,让癌症整个包裹住了他,他相信绝境会击败对方。后来,当秘密入侵后奥斯本重操旧业时,托尼为了保护他脑袋里朋友们的秘密身份,不断逃亡,一路删脑,恐怕是毁掉了他过去生命中一切创造的源泉,就为了保护他的朋友们。如果这还不够,让我们看看托尼的最后致辞,那是他与回归地球的气疯了的浩克对打前所发表的(紧接着浩克就揍扁了他):

我是托尼斯塔克,铁人,神盾指挥官。是的,是我把浩克发射到了外太空。所以如果你们要为他的回归而怪罪谁的话……怪我吧。但我所做的一切,我今天将会做的一切……我未来将会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有人跟我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当我穿上这身装甲,我拥有了超出任何人所能想象的能力……或许也承担了超出我的心真正能负荷的责任。但是今天……我会做我的工作。我会保护你们……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The Hero’s Responsibility

超级英雄的责任


再一次,当准备面对浩克的时候,托尼在心里想,“有些人逃避艰难的选择。作为SI的CEO,作为复仇者一员,作为神盾局指挥官,作为一个恢复中的酒鬼,我每天都要做出艰难的选择。有些时候,它们简单得像是不去喝酒。另一些时候,几百万条人命系于一线。我做我认为最好的事,我认为正确的事。我不会为此道歉。但我确实给出了一个承诺:我会面对后果。我做的决定……我来承担代价。”

所谓悲剧性困境的本质就是你选择做你认为最好或正确的事情。你可能会后悔做出这个选择,你可能会为此选择所带来的后果而感到后悔,但是你应该为你的选择后悔吗?

问题是你必须做出选择,就像托尼试图说服哨兵帮他制服浩克时解释的那样:“每一天我的选择都可能影响数百万甚至数十亿条生命。如此大的风险,我怎么敢决断?但在此时,无动于衷本身就是一种选择。”

托尼的言辞表明他充分理解悲剧性困境以及随之而来的后果。毕竟,在他身穿黄金装甲的整个事业中都充斥着这种取舍。托尼要承担和面对他的决定,在那种情况下我们能做的最多也就是那样了。就这一点本身来说,他是真英雄。


END